我认为,人的思维缺乏将已知事物联系起来的能力,这是世上最仁慈的事了。人类居住在幽暗的海洋中一个名为无知的小岛上,这海洋浩淼无垠、蕴藏无穷秘密,但我们并不应该航行过远,探究太深。

大家好,我是双号,今天为大家带来的是“克苏鲁神话”与我们所喜爱游戏的关系。相信很多人对某些游戏里的世界观很好奇,也很好奇游戏的制作人是如何定义游戏里世界。今天双号就为大家来简述一下,被众多游戏制作人所追捧的“克苏鲁神话”。

克苏鲁神话是以美国小说家洛夫克拉夫的小说世界为基础,由奥古斯特·威廉·德雷斯整理完善、诸多作者共同创造的架空神话体系。诸如我们很多人对于未知事物除了恐惧之外还有一种感觉——好奇。

很多游戏制作人都喜欢在游戏里融入“克苏鲁神话”里的内容,这样就使得游戏在氛围方面就透露出一种神秘感,那时我们的肾上腺素就会分泌加快,内心也会更加雀跃。谁不希望自己会有一个满意的游戏体验呢?而“克苏鲁神话”却刚好满足很大一部分人的心灵体验。

《血源诅咒》是宫崎老贼的代表作品之一,国外很多媒体中的绝大多数对此游戏给予了极高的评价。相信大家对于宫崎英高这位魂系列的开创者是既爱又恨,而作为一个29岁才入行的游戏制作者,宫崎英高无愧他鬼才的名声。在《血源诅咒》这部游戏中,无不弥漫着“克苏鲁神话”的气息。

游戏世界观的最强外神“月神”,其原型是克苏鲁神话三柱神之首的奈亚拉托提普,热衷于欺骗、诱惑人类,并以使人类陷入恐怖与绝望为其最高的喜悦。

“超越光与暗的领域,直达于难以抑制的太虚;就在这座隐藏在宇宙之中的、令人作呕的墓地里,从超越时间、超越想象的黑暗房间中传来疯狂敲打巨鼓的声响,以及长笛细微、单调、亵渎的音色。应和这可憎的敲击和吹奏,那些庞大而黑暗的终极之神——那些盲目、喑哑、痴愚的外神们——正缓慢、笨拙、荒谬地跳起舞蹈。而它们的灵魂就是奈亚拉托提普。”

在梦魇中发现的古神残骸,巨眼大脑。其原型是克苏鲁神话外神之首阿撒托斯,别称“盲目痴愚之神、混沌原初之核”。

“来自最深邃的混乱中的终极而无常的祸孽,在一切无限的中心翻滚沸腾、亵渎万物——无智的魔君阿撒托斯,没有唇舌敢高呼其名。在时间彼端的不可思议的幽暗厅堂之内,在可憎邪鼓低沉疯狂的击打声和骇人魔笛空洞单调的嚎叫声中央,它饥饿的侵蚀着。”

在这款游戏中,整体的氛围就是绝望和压力。在低调背景音乐的迷雾衬托下,世界观越发厚重沉重。细致哥特式建筑、压抑绝望的背景,单调的灯光,一场血腥盛宴即将开启……

对于沙耶来说,自身是以内脏为食的可怕怪物,但以另一种视觉来看是一位美少女。在游戏的一个结局中,沙耶到了成熟期,放出了孢子,播撒到世界各处,创造了一个能让男主感觉到幸福的世界。

相信很多玩家对沙耶的真实身份很好奇。从游戏中,我们只能知道是一个科学狂人用“银之键”将不明怪物沙耶召唤而来。在结合此次所讨论的话题,没错,沙耶的原型就是取自于克苏鲁神话中的修格斯。

修格斯,形态无定的原生质生物,克苏鲁神话中最为骇人的存在之一,外表就像是由柏油构成的巨大变形虫,表面有着发光的眼睛。

修格斯只是一种天生被人使唤的生物,但是它们接下来就会开始产生智力,而后反抗,并且模仿主人;反抗创造它们的远古种族,将其毁灭。

“噩梦般的黑亮形体,那无定型的身躯散发出恶臭,向前蠕动着、流淌着……一团无定形的原生质肿泡,闪着隐隐约约的微光。上万只放出绿光的,脓液似的眼睛不断在它的表面形成又分解。那填满整个隧道的躯体向我们直扑下来,把慌乱的企鹅们尽数压碎,在已经由它和同类们‘清理’得不留一粒灰尘、闪着邪异反光的地面上蜿蜒爬过。耳边又响起了那骇人的、嘲讽似的叫声:‘Tekeli-li! Tekeli-li!’”

《第五人格》作为一款超人气逃生游戏,荒诞的哥特式画风,悬疑且又烧脑的剧情,紧张刺激的“猫鼠追逃游戏”的对抗玩法,给玩家带来全新的游戏体验。

《第五人格》的背景设定在20世纪的欧洲的一个偏远山区的庄园,而其中监管者和求生者是两个展开对抗游戏的两个阵营。在一群面目可怖的监管者中,有一些的原型也是来自于克苏鲁神话中的生物。

“这个怪人瘦骨嶙峋的身躯隐藏在层层褴褛破碎的黄袍下,虽然看起来瘦弱而笨拙,他的一举一动却是异常的灵活,带着一种绝非凡物的优雅。”

哈斯塔没有具体的外貌描写,也可以说是没有大致外貌。哈斯塔它是象征“风”的存在,与象征“水”的存在的克苏鲁是死敌。

“伟大的伊德海拉,她生于大地,并世世代代地与尘世间所有的生命无休止地交织在一起……在死亡诞生之前,她就已经存在了。”

地球上出现第一个微生物前伊德海拉就已经存在了,平时以一个年轻貌美的人类女性出现,但她可以随意改变自己的外貌。

大家要清楚一件事,虽然整个神话体系是以克苏鲁命名的,但是克苏鲁并不是那些怪物中最强大的存在,也并非是主角。

克苏鲁神话体系十分庞大,并不亚于我们所常见的神话体系甚至还要更大,所以如此大的体系注定不会被埋没。在游戏制作者的眼中,克苏鲁神话注定是一块好的取材场所,再结合克苏鲁神话自身充斥的疯狂、恐怖和邪恶,可谓是天然的创作素材。

最后,大家也可去看看关于克苏鲁神话的书籍,相信大家都会有一种心灵上的震撼。